欢迎访问咸阳市人民政府网站,今天是

 

高级搜索

文章详情

徐玉炳:侵略者敢再来,我还要拿枪上战场!
来源:咸阳日报 作者:吕聪 责任编辑:市信息办网站科王李莹 点击数:139 发表时间:2015-08-27
字号: [双击滚屏]

  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!全国武装的弟兄们,抗战的一天来到了,抗战的一天来到了……”一首《大刀进行曲》唱出无数中华儿女为民族存亡与敌英勇拼杀的豪气满怀和坚定信念。
  接受记者采访时,旬邑县老兵徐玉炳再次轻声哼唱起这首耳熟能详的曲调。回忆曾经的峥嵘岁月,老人倍感和平的可贵,他说,怀念曾经的战友,每每想到他们就觉得心痛:“和平来之不易,一定要珍惜。”
  徐玉炳平日里经常通过电视看新闻,一直习惯关注国内外大事。“如果祖国需要,如果侵略者还敢再来,我还要拿枪上战场!”说到气愤之处,95岁高龄的徐玉炳老人挥舞胳膊,掷地有声地讲道。
  扎根抗日根据地
  1939年,19岁的徐玉炳响应祖国号召,于旬邑县职田镇马家堡村加入“关中警卫队”,负责各地要犯的看管。1941年前后,徐玉炳所属的“警卫队”开入马栏,编入陕甘宁边区中共关中地方委员会的“西北保卫团”。
  徐玉炳说,到了根据地,除了学习军事理论,站岗、放哨之余,他还担任着“关中分区”司令部首长、“行政专员”的安全警卫工作。那时,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开展群众工作,发展党的组织。经常深入群众中间,开展抗日宣传,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和各项方针政策,动员有生力量积极加入八路军,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。“虽然没有和日本人正面作战,但是,根据地后方既要为前线部队募集钱粮草,也要做好抗战动员、征集补充抗日部队等支前工作。”
  与敌军鏖战9个昼夜
  几年间,徐玉炳跟着“特区司令部”多次转移,先后在甘肃西华池、淳化爷台山、阳坡头等地与敌人展开游击战。
  记得在临夏回族自治州二甲川的一次战役,徐玉炳和战友们一直与敌军鏖战9个昼夜。“冰天雪地的,双方在一个山沟沟里正面作战,不是你来就是我往,没有退路只能进攻。”徐玉炳回忆,那时候,他们的粮食紧缺、战略物资也匮乏。9天时间里,他们每人都只领到一小包玉米豆。“营长说了,打起仗了能抗得住就先别吃,因为吃完了就得挨饿。后来玉米豆都吃光了,有的战士实在饿得发慌,就地挖一把雪塞进嘴里。”此战过后,双方伤亡惨重,徐玉炳侥幸才活下命来。
  徐玉炳说,经历过战乱年代,也就更懂得吃饱肚子的重要性。看到现在的年轻人铺张浪费的坏风气,他觉得挺痛心,“要注重节俭”。
  优待战俘彰显人道主义精神
  后来,徐玉炳跟随部队前往根据地的大心脏——延安。“共产党对日本战俘特别宽待,主要是教育感化”。在延安的时候,徐玉炳曾到日本工农学校参观。“说起日本工农学校的校名还有一段往事:考虑到这些战俘也是被逼上了战场,多数日本兵本身也是出自平民家庭和农民阶层,自身也深受日本军国主义的毒害,为此党中央决定成立‘工农学校’。”
  “正是在仁慈的感化下,日本战俘思想发生转变,不少人还加入到抗战的队伍或是从事起敌后统战工作。”徐玉炳说,他印象深刻的是,“经过改造的日本战俘非常有礼貌,不管是男性战俘,还是女性战俘,见到来了客人会主动地起身敬礼,还会给客人倒碗开水双手奉上。”而这些,后来也被证明是共产党彰显国际人道主义精神的成功实践。
  光荣院里安度晚年
  抗战胜利之后,徐玉炳还参加了解放战争,直到1954年复员回家。1993年,因没有儿子照顾,女儿都已出嫁,徐玉炳老人被旬邑县光荣院接收。22年来,老人在光荣院里颐养天年,生活起居均得到细致入微的照顾。“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这些老兵的关怀,在这里还结交了不少的老伙伴儿,大家一起拉家常,有时,他们也嚷着叫我给他们讲当年的故事。”  

相关新闻

主办: 咸阳市人民政府  版权所有    承办: 咸阳市政府信息化办公室     联系电话:029-33210688-8026

陕ICP备14005205号

陕公网安备 61040202000326号

网站标识码:6104000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