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阳印象

咸阳往事:林则徐留诗过咸阳

来源:咸阳日报  作者:陈竹凤  责任编辑:严西峰  点击数:发表时间:2019-06-27 11:39:47 【字体:

今天是国际禁毒日。180年前的6月3日至6月25日,民族英雄林则徐下令在广东虎门海滩销毁鸦片237万多斤,被誉为“中国禁毒第一人”。虎门销烟后,因受到投降派陷害,林则徐于1840年9月遭到朝廷革职,旋被流放新疆伊犁。在西戍途中,林则徐于1842年8月11日出西安,经过咸阳,于8月19日出长武入甘肃,在咸阳共走了9天。今天让我们一起从林则徐日记和他留下的珍贵诗词中,追寻先贤跫音。(B)(13)

在火星与木星之间有一颗小行星,沿椭圆轨道以4.11年的周期绕太阳运动,国际天文学会于1999年将这颗星命名的“林则徐星”,以纪念我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和诗人林则徐。林则徐1785年8月30日生于福建,被称为近代中国“开眼看世界第一人”,他主张严禁鸦片,抵抗西方的侵略,坚持维护中国主权和民族利益。

浩荡襟怀——

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”

鸦片战争爆发后,清廷投降派当权,林则徐被贬新疆伊犁。1841年7月14日,林则徐离开浙江镇海军营,踏上遣戍路途。中途被调往河南治理黄河决口,治河成功后,林则徐于1842年5月中旬,由长子林汝舟陪同抵达西安。由于“河上积劳,感受时瘟,顿成疟疾”,到西安后即卧床不起,“呈请病假,就地赁房侨居”。其间,妻子郑淑卿和三子聪彝、四子拱枢从南京迁往洛阳,又从洛阳来到西安。林则徐在西安住了三个月,病愈后,留家眷在西安,携聪彝、拱枢二子西行往伊犁,长子汝舟坚持再送一程。他们8月11日出西安往咸阳。在与家人告别时,林则徐赋诗二首。

赴戌登程,口占示家人(二首)

其一

出门一笑莫心哀,

浩荡襟怀到处开。

时事难从无过立,

达官非自有生来。

风涛回首空三岛,

尘壤从头数九垓。

休信儿童轻薄语,

嗤他赵老送灯台。

诗人荷戈远戍,出门一笑,敞开胸怀,也劝家人不要悲伤。回想抗英禁烟的往事,他蔑视英国侵略者,说自己此去要游历考察中国广袤的疆土,劝家人不要轻信民谚语说的“赵老送灯台,一去不回来。”相信自己一定会回来的。

其二

力微任重久神疲,

再竭衰庸定不支。

苟利国家生死以,

岂因祸福避趋之。

谪居正是君恩厚,

养拙刚于戍卒宜。

戏与山妻谈故事,

试吟断送老头皮。

诗人认为自己能力低微,这是自谦。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引用《春秋》“子产受谤”的典故,抒发自己禁烟抗英以国家利益为重,早已经将自身福祸置之度外的情怀。最后引用宋代杨朴的故事来宽慰妻子。宋代杨朴善作诗,宋真宗召见他时问:“你这次来,有人为你赠诗吗?”杨朴说只有老妻赠诗一首:“更休落魄耽杯酒,且莫猖狂爱咏诗。今日捉将官里去,这回断送老头皮。”宋真宗听后大笑,见杨朴无意做官,即放他回家。林则徐引用典故,谈笑风生,宽慰夫人,诗情意趣跃然纸上。

在乾州遇大雨滞留三日——

“瓦盆半倾余浊醪,我正内热思冷淘。”

林则徐父子三人过三桥,渡沣水,登岸来到咸阳县城,当晚在咸阳东门内的旅馆休息。翌日黎明起身,出咸阳北门,过上召、双照到店张驿吃午饭。饭罢走十里到晏村,过仪门寺、药王洞,到醴泉县。当晚歇息在醴泉。次日起程时,天下起了小雨。林则徐在三个儿子的陪伴下,风雨兼程,行至杨凤汛,雨越来越大。当晚住宿在乾州城内。晚上“旅馆积水成渠,滚入床下,疾呼仆人疏消之,墙屋多圮,不能成寐。”乾州的这场大雨留住了林则徐,他在《荷戈纪程》中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情景,并赋诗寄情。

秋夜不寐,起而独酌

瓦盆半倾余浊醪,

我正内热思冷淘。

欲眠不眠夜漏水,

得过且过寒虫号。

肝肠赖而出芒角,

俯仰笑人随桔槔。

空瓶醉后作枕醉,

明日糟床仍漉糟。

盛酒的瓦盆倾斜着,里面还剩下一点浊酒,我喝得心里发热,想吃一碗冷面。房屋进水,长夜秋雨,不能成眠,得过且过吧。酒入肝肠,趁着酒意作首诗,笑看宦海浮沉,就像那提水的桔槔一样上下起伏不定。今天喝醉了,用空瓶作枕头酣卧,明日还要继续饮酒。

8月14日一早天仍然下着雨。乾州城内水深六七尺,车马不能过,次日水稍落,仍不能行。15日深夜,沿途水才退去。至此,林则徐在乾州因大雨驻留3个晚上。

在乾县北门与长子作别——“汝父虽衰龄,余勇或可贾。”

8月16日是个大晴天,林则徐一行登程,出乾州北门,因汝舟时任翰林院编修,朝廷贯例词臣不得出关,故父子在此惜别。林则徐赋诗劝谕儿子精心侍候母亲,料理好家事,等待来日团聚。

三男二从行,家事独赖汝。

汝亦欲我从,奈为例所阻。

兹来已数程,再远亦何补?

忍泪临交衢,执手为汝语;

汝父虽衰龄,余勇或可贾。

平生一念愚,艰危辄身许。

过涉占灭顶,坎壈乃自取。

斧锧犹可甘,况仅魑魅御。

朝廷宽大恩,荷戈赴边圉。

天其重要荒,吾岂惮行旅。

行矣勿欷觑,汝归保门户。

汝母久匡羸,护持慎寒暑。

知汝素性恬,无心恋圭组。

仕止随所遭,修为力须努。

语言讷鲜失,人事忍为主。

我其归首邱,汝勿忘在莒。

虽有今日离,犹期他日聚。

岂学谢几卿,枉赴新亭渚。

诗开门见山,直叙其事。“三个儿子两个要陪我西行,家事全靠你料理。你想随我行,奈何不能逾制。你送了一程又一程,终究要回去,与事何补?在分手的当口,我忍泪执手嘱咐你几句。为父虽然年老,但自觉还有余勇可贾。人的一生或因一念之差,就会置自己于艰难危险的境地。过多地接触危难,困顿不利就难躲过。遭受艰难危险还罢了,何况还会受到妖魔鬼怪的干扰。此次朝廷让我去戍边,也算是宽大处理。国家重视边疆,我有什么可畏惧不前的呢?你不必感叹唏嘘,回家要顶门立户。你母亲体弱多病,要多加护持。我知道你生来性情恬淡,不热衷于做官。在仕途上要随遇而安,在道德修养、深造学问上却要努力进步。言语谨慎就会少过失,与人相处以忍让为原则。我远在边疆会怀念故乡,你在家中也不要忘记正处于艰难时刻。”首邱,又作首丘,典出《礼记·檀弓上》“狐死正丘首”,意思是狐死时会把头向着自己出生的地方,后以“首丘”比喻思念故乡。春秋时,齐桓公曾流亡于莒,后人把受厄遭困称为"在莒"。诗人语重心长,劝慰儿子不要像谢几卿那样想不开。“谢几卿”是南朝人,其父谢超宗获罪发配,谢几卿不忍辞诀,跳江自尽,被人救起。

林则徐这首赠别诗,发自肺腑,情真意切,诗情浓郁。语气亦父亦兄、亦师亦友,既有舐犊深情殷殷嘱托,又有豪迈宏阔的家国情怀,把诗人老当益壮的雄心壮志和满腹委屈的难言苦楚,抒发得淋漓尽致。

行至邠州时长孙出生——

“仳离家室寄长安,闻茁孙枝梢自宽”

8月16日,林则徐一行出乾州北门,过黑虎湾、十八里铺、阳峪岭、安驾宫桥,到永寿监军镇吃饭。饭后又行,过旧永寿县城、屹塔铺、蒿店塘,最后到达穆陵关。林则徐在《荷戈纪程》说唐人许棠尝过此,有诗。许棠是唐代诗人,唐懿宗通咸十五年因避兵乱到永寿县,住穆陵关。林则徐西戍带了几车书,边走边读,因此对各地的历史掌故无不熟悉。随后,经沙庙店、老虎头,到达永寿县,当晚在南城外的旅馆住宿。第二天凌晨四点出发,入永寿南门,出北门后上坡行,过分水岭、乏牛坡、瑶垣坡、底窑沟。在《荷戈纪程》中林则徐写道,“沿途多有涧水,舆人皆涉过。又十里太峪镇饭,邠州辖”。他们在太峪镇吃过饭,上太峪坡,过腰铺子、十里铺、三里台,到达邠州城。当晚住在邠州城内。因为旅馆与州署为邻,官署中来向林则徐求墨宝的人很多,林则徐都一一满足大家的要求。就在这天晚上十点左右,西安城里,林则徐的长孙出生。只是那时候通讯不发达,林则徐得知这一喜讯,要在四天以后。

8月18日,天气晴朗,黎明起来,林则徐写了第一封家信。然后出邠州西门,过明岨山、大佛寺、安仙镇,渡泾河,到达亭口吃饭,饭罢继续西行。林则徐在《荷戈纪程》中记载这段路况:“自此至长武四十里,皆上高坡,肩舆须曳纤行。”他们一行过马儿包、二厂里、冉店,到达长武县城,当晚歇息在长武县衙,来求字的人也很多,林则徐一一答应,从白天一直写到深夜。

8月19日,林则徐一行离开长武,于8月21日下午到达平凉白水驿,收到家信,得知“彝儿举一男。余初得孙,诗以志喜”。

“仳离家室寄长安,

闻茁孙枝梢自宽。

撰杖子能供啜菽,

持门妇恰报征兰。

见儿作父吾知老,

待汝成人古已难。

正向崆峒倚长剑,

咳名频展贺书看。”

林则徐这年57岁,添孙志喜,人之常情,怜子惜孙,正体现了英雄本色。当时林则徐行至崆峒山,因此给孙子起名“贺峒”,手展家信,一遍一遍地呼唤着孙儿的名字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林则徐是我国近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,也是中国禁毒第一人,至今受到人们的敬仰。人们期待有一天,毒品在地球上彻底消失,而“林则徐星”在广阔的宇宙中永远熠熠生辉。